www.hg3120.com - “电厂还处于‘抢煤&r
www.hg3120.com
www.hg3120.com,www.hg3120.com
您现在的位置:www.hg3120.com > “电厂还处于‘抢煤&r

“电厂还处于‘抢煤&r

小故事网 时间:2016-12-04 11:58:26

“电厂还处于‘抢煤’补库存的阶段,报价比较乱。”西部红果煤炭交易有限公司徐经理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近两个月以来,贵州经历着较为严重的 “煤荒”现象:火电厂存煤量黄色预警,电厂煤炭采购告急、电煤价格疯涨。  为了保证电煤供应,贵州省政府官员近期在煤炭企业、电力企业密集调研,要求加大煤炭供应。  而就在8月底,贵州省政府公布《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实施方案》,提出了“大幅减少煤矿数量,有效化解过剩产能”的目标。  从去产能到保供应,政策转换之间是煤炭价格的快速上涨,并持续刷新今年的最高纪录。  11月3日,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召开“规范煤炭企业价格行为提醒告诫会”,希望煤炭企业维护正常市场价格秩序,防止煤炭价格剧烈波动。这已经是近两个月以来,国家发改委应对煤价上涨召开的第6次会议。  在政策要求降价的背景下,多家煤炭集团近期已经开始摆出了降价姿态,不再一味提价。神华下水煤11月现货煤价以旬度算平均价减10元/吨。中煤集团从11月3日起,动力煤现货价格在现有价格基础上下调10元/吨。11月5日,陕煤集团各矿区将以现有价格为基础,把对六大电力集团的铁路动力煤价格下降10元/吨。  在多位煤炭从业者看来,去产能作为2016年经济首要任务,煤炭产能的压减量甚至成为各级政府的“政绩”,却忽略了快速削减产量造成的价格失衡,这也成为 “中国式去产能”不得不面临的代价。  南方多省遭遇“煤荒”  贵州有着“西南煤海”之称,是中国南方煤炭资源最为丰富的省份,但正在贵州上演的煤荒现象,让市场各方显得猝不及防。  引起市场关注的是贵州电网在9月底向贵州省政府提交《关于解决电煤紧缺问题的紧急请示》,指出贵州电煤库存不断下降,将会对贵州电力供应产生影响。  根据随后南方电网公布的数据,10月9日,全省火电厂存煤可用天数9.8天,进入黄色预警状态。  卓创资讯煤炭行业分析师韩滨告诉记者,20天是电厂较为合理的电煤库存量,用煤高峰期会更多一些。一般情况下,低于15天就进入“警戒线”。  贵州资源丰富,是西电东送南线的主要电源输出省份。但由于电煤紧张,南方电网在今年9~10月,调减黔电送粤电量7.2亿千瓦时。  “5500大卡的动力煤报价已经达到660元/吨,年初价格还不到一半。”前述徐经理表示,一些煤炭供应商采取了“囤积惜售”策略,电厂为了获得煤炭只好不断加价。  为了缓解电煤供应矛盾,10月13日以来,贵州省长孙志刚、常务副省长秦如培、省长慕德贵等多位官员密集在贵阳、毕节、六盘水等地进行调研,提出把保障电煤和电力供应作为当前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要求煤炭企业在符合国家要求的前提下加快释放产能。  根据国家能源局贵州监管办10月25日公开的信息,近期贵州省政府已经召开了六次电煤保供专题会议。不仅如此,贵州省国资委、煤矿安监局、经信委、交通厅、金融办等多部门也部署了保障煤炭供应的相关工作。  记者注意到,对于煤炭的流通,贵州省交通厅采取“区别对待”方式:加强“绿色通道”确保省内电煤自由流通,但将加大对出省电煤运输超限超载执法检查力度。另外,贵州省金融办也提出将协调金融机构,支持推动因资金短缺无法开工的煤矿企业尽快复工投产。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为了提高煤炭企业的生产积极性,贵州一些地方提出计划给予电煤每吨10~20元的补贴。  发生在贵州的电煤短缺现象并不是个例。  根据国家能源局湖南能源监管办的报告,9月底湖南主力电厂的电煤数量只有13天,部分企业低于7天。截至10月中旬统计,湖南电煤到厂均价已经高达870元/吨。  同样,近期湖北省经信委发出预警,湖北省电煤库存下滑较快,平均可用天数已不足20天,各主力电厂电煤库存情况极不均衡,一些电厂的电煤库存可用天数已低于10天,对电网运行带来较大风险。  为了保障电煤供应,10月20日,铁路总公司下达调度命令,要求全路所属铁路局优先安排电煤等重点物资的装车。  韩滨认为,南方多地出现的电煤短缺现象,是受超载超限整治公路运费上涨、电煤价格上涨过快导致电厂储煤积极性减弱等因素综合影响,但主要原因仍在于煤炭去产能实行的限产政策导致煤炭产量供应紧张。  “煤超疯”引下游产业成本提升  煤炭价格的快速上涨也正在向火电企业、钢铁、化工、铁路运输等行业产生传导效应。  进入11月,年度煤电谈判近在眼前。据了解,发改委要求已经获批的先进产能矿井尽快释放产量,并提出这些重点企业要带头稳定煤炭市场价格。另外,提前做好2017年煤炭产运需衔接工作,鼓励双方签署长协合同。在敏感的价格制定上,目前业内人士判断发改委有意向使5500大卡动力煤合同基础价格维持在每吨535~540元之间签约,随市场价格变化同比例浮动。但即便是这个目标也与目前的市场价格差距较大。截至11月2日,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607元/吨,环比上行14元/吨,继续刷新年内最高纪录,且连续18期上涨,其中24个港口规格品继续保持全部上涨。  “因为电价没有调整,所以电力企业的盈利压力走高,双方都在寻找新的价格平衡点,最终可能会在600元/吨左右。”有市场人士判断。  而相较于电煤今年63%的涨幅,炼钢用的焦煤焦炭市场价格上涨超过了140%。为了应对原料价格上涨, 螺纹钢1701期货价格仅10月份的价格涨幅就达到15.4%。经过本轮强势上涨后,目前钢价再次涨至前两轮上涨行情的压力位2680元/吨附近。  “现在让矿井提升产量需要成本和时间,如果只追求快速提高产量,忽视客观条件,则会出现较大安全风险。”陕西一位煤炭从业者告诉记者,由于企业此前是严格按照276天工作日进行生产,现在提升产量也并不能很快实现。另外年底是煤矿事故的高峰期,盲目扩产安全隐患大。  9月7日国家发改委召开“稳定煤炭供应,抑制煤价过快上涨”会议,并在随后启动了煤炭价格一级响应机制:价格上涨到500元/吨,全国74个矿井均可增产50万吨。随后,有1503家煤矿加入到先进产能的释放队伍中。  不过统计数据显示,9月煤炭日均产量为923.2万吨,仅比8月增长26.2万吨。“不排除尝到了煤炭价格上涨的甜头,煤炭企业增产的积极性不高。”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价格反映的是一种市场供应紧张的预期,带有一定的炒作成分。”山西一家大型煤炭企业人士认为,现在政策提出煤价不能过快上涨,还要保证电力等下游企业的正常运行。但是煤和电本身就是天然矛盾,只追求煤炭产量的控制并不是有效办法,必须从煤炭产业上进行结构调整。  10月25日,国家发改委已经召集神华、中煤、焦煤集团等22家大型煤炭企业负责人召开去产能、保供应会议。这次会议级别较高,发改委要求这些煤炭企业的董事长参加会议,如果无法出席,则总经理须参会。  随着今年去产能的任务已经到了冲刺阶段,市场供需正在靠近均衡。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许昆林10月25日表示,要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大部署,排除价格短期波动的干扰,坚定去产能决心不动摇,加快退出低效无效产能。  据他介绍:截至9月底,钢铁、煤炭两个行业退出产能均已完成全年目标任务量的80%以上,部分地区和中央企业已经提前完成全年任务。按照目前的工作进度,2016年全国钢铁煤炭过剩产能退出任务有望提前完成。  煤炭业内预期“276个工作日”的限产政策或将在后期进行放开,政策存在放松的可能。  从政策目标上看,2016年实现全国去产能目标将圆满完成。但去产能过程中,追求压减产能的数量,而忽视了市场本身的自我调节规律,也引起学界关注。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能源与资源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郑新业看来,这也是一个最为简单问题:去产能实施中,行政目标和市场均衡,孰轻孰重?

“电厂还处于‘抢煤’补库存的阶段,报价比较乱。”西部红果煤炭交易有限公司徐经理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近两个月以来,贵州经历着较为严重的 “煤荒”现象:火电厂存煤量黄色预警,电厂煤炭采购告急、电煤价格疯涨。  为了保证电煤供应,贵州省政府官员近期在煤炭企业、电力企业密集调研,要求加大煤炭供应。  而就在8月底,贵州省政府公布《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实施方案》,提出了“大幅减少煤矿数量,有效化解过剩产能”的目标。  从去产能到保供应,政策转换之间是煤炭价格的快速上涨,并持续刷新今年的最高纪录。  11月3日,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召开“规范煤炭企业价格行为提醒告诫会”,希望煤炭企业维护正常市场价格秩序,防止煤炭价格剧烈波动。这已经是近两个月以来,国家发改委应对煤价上涨召开的第6次会议。  在政策要求降价的背景下,多家煤炭集团近期已经开始摆出了降价姿态,不再一味提价。神华下水煤11月现货煤价以旬度算平均价减10元/吨。中煤集团从11月3日起,动力煤现货价格在现有价格基础上下调10元/吨。11月5日,陕煤集团各矿区将以现有价格为基础,把对六大电力集团的铁路动力煤价格下降10元/吨。  在多位煤炭从业者看来,去产能作为2016年经济首要任务,煤炭产能的压减量甚至成为各级政府的“政绩”,却忽略了快速削减产量造成的价格失衡,这也成为 “中国式去产能”不得不面临的代价。  南方多省遭遇“煤荒”  贵州有着“西南煤海”之称,是中国南方煤炭资源最为丰富的省份,但正在贵州上演的煤荒现象,让市场各方显得猝不及防。  引起市场关注的是贵州电网在9月底向贵州省政府提交《关于解决电煤紧缺问题的紧急请示》,指出贵州电煤库存不断下降,将会对贵州电力供应产生影响。  根据随后南方电网公布的数据,10月9日,全省火电厂存煤可用天数9.8天,进入黄色预警状态。  卓创资讯煤炭行业分析师韩滨告诉记者,20天是电厂较为合理的电煤库存量,用煤高峰期会更多一些。一般情况下,低于15天就进入“警戒线”。  贵州资源丰富,是西电东送南线的主要电源输出省份。但由于电煤紧张,南方电网在今年9~10月,调减黔电送粤电量7.2亿千瓦时。  “5500大卡的动力煤报价已经达到660元/吨,年初价格还不到一半。”前述徐经理表示,一些煤炭供应商采取了“囤积惜售”策略,电厂为了获得煤炭只好不断加价。  为了缓解电煤供应矛盾,10月13日以来,贵州省长孙志刚、常务副省长秦如培、省长慕德贵等多位官员密集在贵阳、毕节、六盘水等地进行调研,提出把保障电煤和电力供应作为当前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要求煤炭企业在符合国家要求的前提下加快释放产能。  根据国家能源局贵州监管办10月25日公开的信息,近期贵州省政府已经召开了六次电煤保供专题会议。不仅如此,贵州省国资委、煤矿安监局、经信委、交通厅、金融办等多部门也部署了保障煤炭供应的相关工作。  记者注意到,对于煤炭的流通,贵州省交通厅采取“区别对待”方式:加强“绿色通道”确保省内电煤自由流通,但将加大对出省电煤运输超限超载执法检查力度。另外,贵州省金融办也提出将协调金融机构,支持推动因资金短缺无法开工的煤矿企业尽快复工投产。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为了提高煤炭企业的生产积极性,贵州一些地方提出计划给予电煤每吨10~20元的补贴。  发生在贵州的电煤短缺现象并不是个例。  根据国家能源局湖南能源监管办的报告,9月底湖南主力电厂的电煤数量只有13天,部分企业低于7天。截至10月中旬统计,湖南电煤到厂均价已经高达870元/吨。  同样,近期湖北省经信委发出预警,湖北省电煤库存下滑较快,平均可用天数已不足20天,各主力电厂电煤库存情况极不均衡,一些电厂的电煤库存可用天数已低于10天,对电网运行带来较大风险。  为了保障电煤供应,10月20日,铁路总公司下达调度命令,要求全路所属铁路局优先安排电煤等重点物资的装车。  韩滨认为,南方多地出现的电煤短缺现象,是受超载超限整治公路运费上涨、电煤价格上涨过快导致电厂储煤积极性减弱等因素综合影响,但主要原因仍在于煤炭去产能实行的限产政策导致煤炭产量供应紧张。  “煤超疯”引下游产业成本提升  煤炭价格的快速上涨也正在向火电企业、钢铁、化工、铁路运输等行业产生传导效应。  进入11月,年度煤电谈判近在眼前。据了解,发改委要求已经获批的先进产能矿井尽快释放产量,并提出这些重点企业要带头稳定煤炭市场价格。另外,提前做好2017年煤炭产运需衔接工作,鼓励双方签署长协合同。在敏感的价格制定上,目前业内人士判断发改委有意向使5500大卡动力煤合同基础价格维持在每吨535~540元之间签约,随市场价格变化同比例浮动。但即便是这个目标也与目前的市场价格差距较大。截至11月2日,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607元/吨,环比上行14元/吨,继续刷新年内最高纪录,且连续18期上涨,其中24个港口规格品继续保持全部上涨。  “因为电价没有调整,所以电力企业的盈利压力走高,双方都在寻找新的价格平衡点,最终可能会在600元/吨左右。”有市场人士判断。  而相较于电煤今年63%的涨幅,炼钢用的焦煤焦炭市场价格上涨超过了140%。为了应对原料价格上涨, 螺纹钢1701期货价格仅10月份的价格涨幅就达到15.4%。经过本轮强势上涨后,目前钢价再次涨至前两轮上涨行情的压力位2680元/吨附近。  “现在让矿井提升产量需要成本和时间,如果只追求快速提高产量,忽视客观条件,则会出现较大安全风险。”陕西一位煤炭从业者告诉记者,由于企业此前是严格按照276天工作日进行生产,现在提升产量也并不能很快实现。另外年底是煤矿事故的高峰期,盲目扩产安全隐患大。  9月7日国家发改委召开“稳定煤炭供应,抑制煤价过快上涨”会议,并在随后启动了煤炭价格一级响应机制:价格上涨到500元/吨,全国74个矿井均可增产50万吨。随后,有1503家煤矿加入到先进产能的释放队伍中。  不过统计数据显示,9月煤炭日均产量为923.2万吨,仅比8月增长26.2万吨。“不排除尝到了煤炭价格上涨的甜头,煤炭企业增产的积极性不高。”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价格反映的是一种市场供应紧张的预期,带有一定的炒作成分。”山西一家大型煤炭企业人士认为,现在政策提出煤价不能过快上涨,还要保证电力等下游企业的正常运行。但是煤和电本身就是天然矛盾,只追求煤炭产量的控制并不是有效办法,必须从煤炭产业上进行结构调整。  10月25日,国家发改委已经召集神华、中煤、焦煤集团等22家大型煤炭企业负责人召开去产能、保供应会议。这次会议级别较高,发改委要求这些煤炭企业的董事长参加会议,如果无法出席,则总经理须参会。  随着今年去产能的任务已经到了冲刺阶段,市场供需正在靠近均衡。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许昆林10月25日表示,要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大部署,排除价格短期波动的干扰,坚定去产能决心不动摇,加快退出低效无效产能。  据他介绍:截至9月底,钢铁、煤炭两个行业退出产能均已完成全年目标任务量的80%以上,部分地区和中央企业已经提前完成全年任务。按照目前的工作进度,2016年全国钢铁煤炭过剩产能退出任务有望提前完成。  煤炭业内预期“276个工作日”的限产政策或将在后期进行放开,政策存在放松的可能。  从政策目标上看,2016年实现全国去产能目标将圆满完成。但去产能过程中,追求压减产能的数量,而忽视了市场本身的自我调节规律,也引起学界关注。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能源与资源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郑新业看来,这也是一个最为简单问题:去产能实施中,行政目标和市场均衡,孰轻孰重?

中国式去产能目标与价格难平衡 南方多省遇煤荒

“电厂还处于‘抢煤’补库存的阶段,报价比较乱。”西部红果煤炭交易有限公司徐经理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近两个月以来,贵州经历着较为严重的 “煤荒”现象:火电厂存煤量黄色预警,电厂煤炭采购告急、电煤价格疯涨。  为了保证电煤供应,贵州省政府官员近期在煤炭企业、电力企业密集调研,要求加大煤炭供应。  而就在8月底,贵州省政府公布《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实施方案》,提出了“大幅减少煤矿数量,有效化解过剩产能”的目标。  从去产能到保供应,政策转换之间是煤炭价格的快速上涨,并持续刷新今年的最高纪录。  11月3日,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召开“规范煤炭企业价格行为提醒告诫会”,希望煤炭企业维护正常市场价格秩序,防止煤炭价格剧烈波动。这已经是近两个月以来,国家发改委应对煤价上涨召开的第6次会议。  在政策要求降价的背景下,多家煤炭集团近期已经开始摆出了降价姿态,不再一味提价。神华下水煤11月现货煤价以旬度算平均价减10元/吨。中煤集团从11月3日起,动力煤现货价格在现有价格基础上下调10元/吨。11月5日,陕煤集团各矿区将以现有价格为基础,把对六大电力集团的铁路动力煤价格下降10元/吨。  在多位煤炭从业者看来,去产能作为2016年经济首要任务,煤炭产能的压减量甚至成为各级政府的“政绩”,却忽略了快速削减产量造成的价格失衡,这也成为 “中国式去产能”不得不面临的代价。  南方多省遭遇“煤荒”  贵州有着“西南煤海”之称,是中国南方煤炭资源最为丰富的省份,但正在贵州上演的煤荒现象,让市场各方显得猝不及防。  引起市场关注的是贵州电网在9月底向贵州省政府提交《关于解决电煤紧缺问题的紧急请示》,指出贵州电煤库存不断下降,将会对贵州电力供应产生影响。  根据随后南方电网公布的数据,10月9日,全省火电厂存煤可用天数9.8天,进入黄色预警状态。  卓创资讯煤炭行业分析师韩滨告诉记者,20天是电厂较为合理的电煤库存量,用煤高峰期会更多一些。一般情况下,低于15天就进入“警戒线”。  贵州资源丰富,是西电东送南线的主要电源输出省份。但由于电煤紧张,南方电网在今年9~10月,调减黔电送粤电量7.2亿千瓦时。  “5500大卡的动力煤报价已经达到660元/吨,年初价格还不到一半。”前述徐经理表示,一些煤炭供应商采取了“囤积惜售”策略,电厂为了获得煤炭只好不断加价。  为了缓解电煤供应矛盾,10月13日以来,贵州省长孙志刚、常务副省长秦如培、省长慕德贵等多位官员密集在贵阳、毕节、六盘水等地进行调研,提出把保障电煤和电力供应作为当前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要求煤炭企业在符合国家要求的前提下加快释放产能。  根据国家能源局贵州监管办10月25日公开的信息,近期贵州省政府已经召开了六次电煤保供专题会议。不仅如此,贵州省国资委、煤矿安监局、经信委、交通厅、金融办等多部门也部署了保障煤炭供应的相关工作。  记者注意到,对于煤炭的流通,贵州省交通厅采取“区别对待”方式:加强“绿色通道”确保省内电煤自由流通,但将加大对出省电煤运输超限超载执法检查力度。另外,贵州省金融办也提出将协调金融机构,支持推动因资金短缺无法开工的煤矿企业尽快复工投产。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为了提高煤炭企业的生产积极性,贵州一些地方提出计划给予电煤每吨10~20元的补贴。  发生在贵州的电煤短缺现象并不是个例。  根据国家能源局湖南能源监管办的报告,9月底湖南主力电厂的电煤数量只有13天,部分企业低于7天。截至10月中旬统计,湖南电煤到厂均价已经高达870元/吨。  同样,近期湖北省经信委发出预警,湖北省电煤库存下滑较快,平均可用天数已不足20天,各主力电厂电煤库存情况极不均衡,一些电厂的电煤库存可用天数已低于10天,对电网运行带来较大风险。  为了保障电煤供应,10月20日,铁路总公司下达调度命令,要求全路所属铁路局优先安排电煤等重点物资的装车。  韩滨认为,南方多地出现的电煤短缺现象,是受超载超限整治公路运费上涨、电煤价格上涨过快导致电厂储煤积极性减弱等因素综合影响,但主要原因仍在于煤炭去产能实行的限产政策导致煤炭产量供应紧张。  “煤超疯”引下游产业成本提升  煤炭价格的快速上涨也正在向火电企业、钢铁、化工、铁路运输等行业产生传导效应。  进入11月,年度煤电谈判近在眼前。据了解,发改委要求已经获批的先进产能矿井尽快释放产量,并提出这些重点企业要带头稳定煤炭市场价格。另外,提前做好2017年煤炭产运需衔接工作,鼓励双方签署长协合同。在敏感的价格制定上,目前业内人士判断发改委有意向使5500大卡动力煤合同基础价格维持在每吨535~540元之间签约,随市场价格变化同比例浮动。但即便是这个目标也与目前的市场价格差距较大。截至11月2日,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607元/吨,环比上行14元/吨,继续刷新年内最高纪录,且连续18期上涨,其中24个港口规格品继续保持全部上涨。  “因为电价没有调整,所以电力企业的盈利压力走高,双方都在寻找新的价格平衡点,最终可能会在600元/吨左右。”有市场人士判断。  而相较于电煤今年63%的涨幅,炼钢用的焦煤焦炭市场价格上涨超过了140%。为了应对原料价格上涨, 螺纹钢1701期货价格仅10月份的价格涨幅就达到15.4%。经过本轮强势上涨后,目前钢价再次涨至前两轮上涨行情的压力位2680元/吨附近。  “现在让矿井提升产量需要成本和时间,如果只追求快速提高产量,忽视客观条件,则会出现较大安全风险。”陕西一位煤炭从业者告诉记者,由于企业此前是严格按照276天工作日进行生产,现在提升产量也并不能很快实现。另外年底是煤矿事故的高峰期,盲目扩产安全隐患大。  9月7日国家发改委召开“稳定煤炭供应,抑制煤价过快上涨”会议,并在随后启动了煤炭价格一级响应机制:价格上涨到500元/吨,全国74个矿井均可增产50万吨。随后,有1503家煤矿加入到先进产能的释放队伍中。  不过统计数据显示,9月煤炭日均产量为923.2万吨,仅比8月增长26.2万吨。“不排除尝到了煤炭价格上涨的甜头,煤炭企业增产的积极性不高。”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价格反映的是一种市场供应紧张的预期,带有一定的炒作成分。”山西一家大型煤炭企业人士认为,现在政策提出煤价不能过快上涨,还要保证电力等下游企业的正常运行。但是煤和电本身就是天然矛盾,只追求煤炭产量的控制并不是有效办法,必须从煤炭产业上进行结构调整。  10月25日,国家发改委已经召集神华、中煤、焦煤集团等22家大型煤炭企业负责人召开去产能、保供应会议。这次会议级别较高,发改委要求这些煤炭企业的董事长参加会议,如果无法出席,则总经理须参会。  随着今年去产能的任务已经到了冲刺阶段,市场供需正在靠近均衡。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许昆林10月25日表示,要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大部署,排除价格短期波动的干扰,坚定去产能决心不动摇,加快退出低效无效产能。  据他介绍:截至9月底,钢铁、煤炭两个行业退出产能均已完成全年目标任务量的80%以上,部分地区和中央企业已经提前完成全年任务。按照目前的工作进度,2016年全国钢铁煤炭过剩产能退出任务有望提前完成。  煤炭业内预期“276个工作日”的限产政策或将在后期进行放开,政策存在放松的可能。  从政策目标上看,2016年实现全国去产能目标将圆满完成。但去产能过程中,追求压减产能的数量,而忽视了市场本身的自我调节规律,也引起学界关注。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能源与资源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郑新业看来,这也是一个最为简单问题:去产能实施中,行政目标和市场均衡,孰轻孰重?

“电厂还处于‘抢煤’补库存的阶段,报价比较乱。”西部红果煤炭交易有限公司徐经理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近两个月以来,贵州经历着较为严重的 “煤荒”现象:火电厂存煤量黄色预警,电厂煤炭采购告急、电煤价格疯涨。  为了保证电煤供应,贵州省政府官员近期在煤炭企业、电力企业密集调研,要求加大煤炭供应。  而就在8月底,贵州省政府公布《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实施方案》,提出了“大幅减少煤矿数量,有效化解过剩产能”的目标。  从去产能到保供应,政策转换之间是煤炭价格的快速上涨,并持续刷新今年的最高纪录。  11月3日,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召开“规范煤炭企业价格行为提醒告诫会”,希望煤炭企业维护正常市场价格秩序,防止煤炭价格剧烈波动。这已经是近两个月以来,国家发改委应对煤价上涨召开的第6次会议。  在政策要求降价的背景下,多家煤炭集团近期已经开始摆出了降价姿态,不再一味提价。神华下水煤11月现货煤价以旬度算平均价减10元/吨。中煤集团从11月3日起,动力煤现货价格在现有价格基础上下调10元/吨。11月5日,陕煤集团各矿区将以现有价格为基础,把对六大电力集团的铁路动力煤价格下降10元/吨。  在多位煤炭从业者看来,去产能作为2016年经济首要任务,煤炭产能的压减量甚至成为各级政府的“政绩”,却忽略了快速削减产量造成的价格失衡,这也成为 “中国式去产能”不得不面临的代价。  南方多省遭遇“煤荒”  贵州有着“西南煤海”之称,是中国南方煤炭资源最为丰富的省份,但正在贵州上演的煤荒现象,让市场各方显得猝不及防。  引起市场关注的是贵州电网在9月底向贵州省政府提交《关于解决电煤紧缺问题的紧急请示》,指出贵州电煤库存不断下降,将会对贵州电力供应产生影响。  根据随后南方电网公布的数据,10月9日,全省火电厂存煤可用天数9.8天,进入黄色预警状态。  卓创资讯煤炭行业分析师韩滨告诉记者,20天是电厂较为合理的电煤库存量,用煤高峰期会更多一些。一般情况下,低于15天就进入“警戒线”。  贵州资源丰富,是西电东送南线的主要电源输出省份。但由于电煤紧张,南方电网在今年9~10月,调减黔电送粤电量7.2亿千瓦时。  “5500大卡的动力煤报价已经达到660元/吨,年初价格还不到一半。”前述徐经理表示,一些煤炭供应商采取了“囤积惜售”策略,电厂为了获得煤炭只好不断加价。  为了缓解电煤供应矛盾,10月13日以来,贵州省长孙志刚、常务副省长秦如培、省长慕德贵等多位官员密集在贵阳、毕节、六盘水等地进行调研,提出把保障电煤和电力供应作为当前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要求煤炭企业在符合国家要求的前提下加快释放产能。  根据国家能源局贵州监管办10月25日公开的信息,近期贵州省政府已经召开了六次电煤保供专题会议。不仅如此,贵州省国资委、煤矿安监局、经信委、交通厅、金融办等多部门也部署了保障煤炭供应的相关工作。  记者注意到,对于煤炭的流通,贵州省交通厅采取“区别对待”方式:加强“绿色通道”确保省内电煤自由流通,但将加大对出省电煤运输超限超载执法检查力度。另外,贵州省金融办也提出将协调金融机构,支持推动因资金短缺无法开工的煤矿企业尽快复工投产。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为了提高煤炭企业的生产积极性,贵州一些地方提出计划给予电煤每吨10~20元的补贴。  发生在贵州的电煤短缺现象并不是个例。  根据国家能源局湖南能源监管办的报告,9月底湖南主力电厂的电煤数量只有13天,部分企业低于7天。截至10月中旬统计,湖南电煤到厂均价已经高达870元/吨。  同样,近期湖北省经信委发出预警,湖北省电煤库存下滑较快,平均可用天数已不足20天,各主力电厂电煤库存情况极不均衡,一些电厂的电煤库存可用天数已低于10天,对电网运行带来较大风险。  为了保障电煤供应,10月20日,铁路总公司下达调度命令,要求全路所属铁路局优先安排电煤等重点物资的装车。  韩滨认为,南方多地出现的电煤短缺现象,是受超载超限整治公路运费上涨、电煤价格上涨过快导致电厂储煤积极性减弱等因素综合影响,但主要原因仍在于煤炭去产能实行的限产政策导致煤炭产量供应紧张。  “煤超疯”引下游产业成本提升  煤炭价格的快速上涨也正在向火电企业、钢铁、化工、铁路运输等行业产生传导效应。  进入11月,年度煤电谈判近在眼前。据了解,发改委要求已经获批的先进产能矿井尽快释放产量,并提出这些重点企业要带头稳定煤炭市场价格。另外,提前做好2017年煤炭产运需衔接工作,鼓励双方签署长协合同。在敏感的价格制定上,目前业内人士判断发改委有意向使5500大卡动力煤合同基础价格维持在每吨535~540元之间签约,随市场价格变化同比例浮动。但即便是这个目标也与目前的市场价格差距较大。截至11月2日,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607元/吨,环比上行14元/吨,继续刷新年内最高纪录,且连续18期上涨,其中24个港口规格品继续保持全部上涨。  “因为电价没有调整,所以电力企业的盈利压力走高,双方都在寻找新的价格平衡点,最终可能会在600元/吨左右。”有市场人士判断。  而相较于电煤今年63%的涨幅,炼钢用的焦煤焦炭市场价格上涨超过了140%。为了应对原料价格上涨, 螺纹钢1701期货价格仅10月份的价格涨幅就达到15.4%。经过本轮强势上涨后,目前钢价再次涨至前两轮上涨行情的压力位2680元/吨附近。  “现在让矿井提升产量需要成本和时间,如果只追求快速提高产量,忽视客观条件,则会出现较大安全风险。”陕西一位煤炭从业者告诉记者,由于企业此前是严格按照276天工作日进行生产,现在提升产量也并不能很快实现。另外年底是煤矿事故的高峰期,盲目扩产安全隐患大。  9月7日国家发改委召开“稳定煤炭供应,抑制煤价过快上涨”会议,并在随后启动了煤炭价格一级响应机制:价格上涨到500元/吨,全国74个矿井均可增产50万吨。随后,有1503家煤矿加入到先进产能的释放队伍中。  不过统计数据显示,9月煤炭日均产量为923.2万吨,仅比8月增长26.2万吨。“不排除尝到了煤炭价格上涨的甜头,煤炭企业增产的积极性不高。”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价格反映的是一种市场供应紧张的预期,带有一定的炒作成分。”山西一家大型煤炭企业人士认为,现在政策提出煤价不能过快上涨,还要保证电力等下游企业的正常运行。但是煤和电本身就是天然矛盾,只追求煤炭产量的控制并不是有效办法,必须从煤炭产业上进行结构调整。  10月25日,国家发改委已经召集神华、中煤、焦煤集团等22家大型煤炭企业负责人召开去产能、保供应会议。这次会议级别较高,发改委要求这些煤炭企业的董事长参加会议,如果无法出席,则总经理须参会。  随着今年去产能的任务已经到了冲刺阶段,市场供需正在靠近均衡。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许昆林10月25日表示,要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大部署,排除价格短期波动的干扰,坚定去产能决心不动摇,加快退出低效无效产能。  据他介绍:截至9月底,钢铁、煤炭两个行业退出产能均已完成全年目标任务量的80%以上,部分地区和中央企业已经提前完成全年任务。按照目前的工作进度,2016年全国钢铁煤炭过剩产能退出任务有望提前完成。  煤炭业内预期“276个工作日”的限产政策或将在后期进行放开,政策存在放松的可能。  从政策目标上看,2016年实现全国去产能目标将圆满完成。但去产能过程中,追求压减产能的数量,而忽视了市场本身的自我调节规律,也引起学界关注。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能源与资源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郑新业看来,这也是一个最为简单问题:去产能实施中,行政目标和市场均衡,孰轻孰重?

“电厂还处于‘抢煤’补库存的阶段,报价比较乱。”西部红果煤炭交易有限公司徐经理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近两个月以来,贵州经历着较为严重的 “煤荒”现象:火电厂存煤量黄色预警,电厂煤炭采购告急、电煤价格疯涨。  为了保证电煤供应,贵州省政府官员近期在煤炭企业、电力企业密集调研,要求加大煤炭供应。  而就在8月底,贵州省政府公布《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实施方案》,提出了“大幅减少煤矿数量,有效化解过剩产能”的目标。  从去产能到保供应,政策转换之间是煤炭价格的快速上涨,并持续刷新今年的最高纪录。  11月3日,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召开“规范煤炭企业价格行为提醒告诫会”,希望煤炭企业维护正常市场价格秩序,防止煤炭价格剧烈波动。这已经是近两个月以来,国家发改委应对煤价上涨召开的第6次会议。  在政策要求降价的背景下,多家煤炭集团近期已经开始摆出了降价姿态,不再一味提价。神华下水煤11月现货煤价以旬度算平均价减10元/吨。中煤集团从11月3日起,动力煤现货价格在现有价格基础上下调10元/吨。11月5日,陕煤集团各矿区将以现有价格为基础,把对六大电力集团的铁路动力煤价格下降10元/吨。  在多位煤炭从业者看来,去产能作为2016年经济首要任务,煤炭产能的压减量甚至成为各级政府的“政绩”,却忽略了快速削减产量造成的价格失衡,这也成为 “中国式去产能”不得不面临的代价。  南方多省遭遇“煤荒”  贵州有着“西南煤海”之称,是中国南方煤炭资源最为丰富的省份,但正在贵州上演的煤荒现象,让市场各方显得猝不及防。  引起市场关注的是贵州电网在9月底向贵州省政府提交《关于解决电煤紧缺问题的紧急请示》,指出贵州电煤库存不断下降,将会对贵州电力供应产生影响。  根据随后南方电网公布的数据,10月9日,全省火电厂存煤可用天数9.8天,进入黄色预警状态。  卓创资讯煤炭行业分析师韩滨告诉记者,20天是电厂较为合理的电煤库存量,用煤高峰期会更多一些。一般情况下,低于15天就进入“警戒线”。  贵州资源丰富,是西电东送南线的主要电源输出省份。但由于电煤紧张,南方电网在今年9~10月,调减黔电送粤电量7.2亿千瓦时。  “5500大卡的动力煤报价已经达到660元/吨,年初价格还不到一半。”前述徐经理表示,一些煤炭供应商采取了“囤积惜售”策略,电厂为了获得煤炭只好不断加价。  为了缓解电煤供应矛盾,10月13日以来,贵州省长孙志刚、常务副省长秦如培、省长慕德贵等多位官员密集在贵阳、毕节、六盘水等地进行调研,提出把保障电煤和电力供应作为当前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要求煤炭企业在符合国家要求的前提下加快释放产能。  根据国家能源局贵州监管办10月25日公开的信息,近期贵州省政府已经召开了六次电煤保供专题会议。不仅如此,贵州省国资委、煤矿安监局、经信委、交通厅、金融办等多部门也部署了保障煤炭供应的相关工作。  记者注意到,对于煤炭的流通,贵州省交通厅采取“区别对待”方式:加强“绿色通道”确保省内电煤自由流通,但将加大对出省电煤运输超限超载执法检查力度。另外,贵州省金融办也提出将协调金融机构,支持推动因资金短缺无法开工的煤矿企业尽快复工投产。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为了提高煤炭企业的生产积极性,贵州一些地方提出计划给予电煤每吨10~20元的补贴。  发生在贵州的电煤短缺现象并不是个例。  根据国家能源局湖南能源监管办的报告,9月底湖南主力电厂的电煤数量只有13天,部分企业低于7天。截至10月中旬统计,湖南电煤到厂均价已经高达870元/吨。  同样,近期湖北省经信委发出预警,湖北省电煤库存下滑较快,平均可用天数已不足20天,各主力电厂电煤库存情况极不均衡,一些电厂的电煤库存可用天数已低于10天,对电网运行带来较大风险。  为了保障电煤供应,10月20日,铁路总公司下达调度命令,要求全路所属铁路局优先安排电煤等重点物资的装车。  韩滨认为,南方多地出现的电煤短缺现象,是受超载超限整治公路运费上涨、电煤价格上涨过快导致电厂储煤积极性减弱等因素综合影响,但主要原因仍在于煤炭去产能实行的限产政策导致煤炭产量供应紧张。  “煤超疯”引下游产业成本提升  煤炭价格的快速上涨也正在向火电企业、钢铁、化工、铁路运输等行业产生传导效应。  进入11月,年度煤电谈判近在眼前。据了解,发改委要求已经获批的先进产能矿井尽快释放产量,并提出这些重点企业要带头稳定煤炭市场价格。另外,提前做好2017年煤炭产运需衔接工作,鼓励双方签署长协合同。在敏感的价格制定上,目前业内人士判断发改委有意向使5500大卡动力煤合同基础价格维持在每吨535~540元之间签约,随市场价格变化同比例浮动。但即便是这个目标也与目前的市场价格差距较大。截至11月2日,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607元/吨,环比上行14元/吨,继续刷新年内最高纪录,且连续18期上涨,其中24个港口规格品继续保持全部上涨。  “因为电价没有调整,所以电力企业的盈利压力走高,双方都在寻找新的价格平衡点,最终可能会在600元/吨左右。”有市场人士判断。  而相较于电煤今年63%的涨幅,炼钢用的焦煤焦炭市场价格上涨超过了140%。为了应对原料价格上涨, 螺纹钢1701期货价格仅10月份的价格涨幅就达到15.4%。经过本轮强势上涨后,目前钢价再次涨至前两轮上涨行情的压力位2680元/吨附近。  “现在让矿井提升产量需要成本和时间,如果只追求快速提高产量,忽视客观条件,则会出现较大安全风险。”陕西一位煤炭从业者告诉记者,由于企业此前是严格按照276天工作日进行生产,现在提升产量也并不能很快实现。另外年底是煤矿事故的高峰期,盲目扩产安全隐患大。  9月7日国家发改委召开“稳定煤炭供应,抑制煤价过快上涨”会议,并在随后启动了煤炭价格一级响应机制:价格上涨到500元/吨,全国74个矿井均可增产50万吨。随后,有1503家煤矿加入到先进产能的释放队伍中。  不过统计数据显示,9月煤炭日均产量为923.2万吨,仅比8月增长26.2万吨。“不排除尝到了煤炭价格上涨的甜头,煤炭企业增产的积极性不高。”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价格反映的是一种市场供应紧张的预期,带有一定的炒作成分。”山西一家大型煤炭企业人士认为,现在政策提出煤价不能过快上涨,还要保证电力等下游企业的正常运行。但是煤和电本身就是天然矛盾,只追求煤炭产量的控制并不是有效办法,必须从煤炭产业上进行结构调整。  10月25日,国家发改委已经召集神华、中煤、焦煤集团等22家大型煤炭企业负责人召开去产能、保供应会议。这次会议级别较高,发改委要求这些煤炭企业的董事长参加会议,如果无法出席,则总经理须参会。  随着今年去产能的任务已经到了冲刺阶段,市场供需正在靠近均衡。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许昆林10月25日表示,要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大部署,排除价格短期波动的干扰,坚定去产能决心不动摇,加快退出低效无效产能。  据他介绍:截至9月底,钢铁、煤炭两个行业退出产能均已完成全年目标任务量的80%以上,部分地区和中央企业已经提前完成全年任务。按照目前的工作进度,2016年全国钢铁煤炭过剩产能退出任务有望提前完成。  煤炭业内预期“276个工作日”的限产政策或将在后期进行放开,政策存在放松的可能。  从政策目标上看,2016年实现全国去产能目标将圆满完成。但去产能过程中,追求压减产能的数量,而忽视了市场本身的自我调节规律,也引起学界关注。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能源与资源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郑新业看来,这也是一个最为简单问题:去产能实施中,行政目标和市场均衡,孰轻孰重?

中国式去产能目标与价格难平衡 南方多省遇煤荒

相关内容